聲紋卡上路半年 272人錄器捐心願

聲紋卡上路半年 272人錄器捐心願
反守为攻

聲紋卡讓簽下器捐同意書的潛在捐贈者,預先錄製同意器官捐贈的心聲。圖/翻攝器捐中心網頁

器官移植長期處於僧多粥少,避免讓已願意捐出器官的民衆,在生命的最後被家屬以「死無全屍」等原因,阻止捐贈者完成心願,器捐中心於去年六月十九日推出「器捐聲紋卡」,播放捐贈者當初簽署器捐的原因,至今已有二七二人完成錄製,一位甫完成錄製聲紋的禮儀師說,錄完後,更珍惜與家人間的時光,也更努力讓自己的身體維持健康,若不幸離世仍可造福他人。

公視電視劇「生死接線員」中,曾有一幕播映着,一位媽媽對着醫療人員怒吼「什麼叫腦死啊?我不會讓你們碰我兒子的」,那時醫療人員正拿着器捐同意書緩緩地說明,這幕道盡器官移植目前困境。臺灣目前雖有五十五萬人簽署器捐同意書,但到了要器捐移植的前一刻,醫療人員仍可能受到家屬的阻撓,而正等待器官捐贈的一萬多人則失去重生的機會。

2024大选策略 蓝争取团结 绿采急行军

誘寵狂妃:邪王寵妻無度
神醫貴女邪皇,勾勾纏 小說

器捐中心管理師方冠雅說,去年在器捐日推出「聲紋卡」最主要的目的,是讓家屬能理解捐贈者當初簽下器捐卡的理由,幫助捐贈者完成心願。

方冠雅說,聲紋卡推出剛屆滿半年,尚未有人正式啓用聲紋卡,若屆時啓用,家屬也能將捐贈者的聲音帶回思念。目前註冊錄製聲紋卡人數有一一九九人,創立聲紋編號人數有五五一人,聲紋卡只要產生編號,隨時都可以重錄,不用擔心一定要一次完成。

丰原庙东复兴商圈购物嘉年华12/15登场

完成聲紋卡錄製的國家禮儀師彭大維說,去年八月完成預立醫療後,也同步簽署器官捐贈,剛好聲紋卡上路一個多月,也想嘗試,但在家中反覆思索要錄哪些話時反而碰壁,加上聲紋卡需要電子郵件註冊,又遇上一些科技障礙,經過幾番周折,最近才完成錄製。

「當我離開時,身體已經不是我的了,但身體還有些零件可以利用,我希望能把我這些有用的零件,給予有需要的人。」彭大維錄給家人的這段話,是他經過反覆思索,以及重新探索自己才完成的,希望未來自己如果意外離開,家人可以幫助自己完成器官捐贈的意願。

彭大維說,近年AI技術愈來愈好,也許未來聲紋卡可以有附加的價值,運用捐贈者錄製下的聲音,透過AI可以傳遞更多訊息給還在世的家人。

大陆疫情升温 近14天蔓延14省

大道朝天

方冠雅說,推出聲紋卡前,曾有企業建議可推出錄製影像的內容,但礙於影像比聲音在個資保存的挑戰還大,若遭竄改,個資流失風險高於聲音,加上儲存空間、經費等考量,目前先以聲音爲主。

小檔案/聲紋卡

《半导体》南亚科获SBTi减碳认证 全球记忆体公司首见

器捐中心於去年六月十九日(器捐紀念日)推出聲紋卡,提供有意願器捐的民衆,錄製當初簽下器捐同意書的原因,幫助當事人能在離開人世後,避免家人阻撓或各種因素讓當事人無法完成當初的捐贈意願。

聲紋卡錄製長度最長十分鐘,錄製後會取得專屬的「聲紋編號」,該聲紋編號不會再變動,當事人若對聲紋卡內容有新想法,可隨時重錄覆蓋原檔。不過,爲讓聲紋編號與器捐卡連動,當事人需重新簽署一次器官捐贈同意書。

NBA》约基奇遭影射刷数据 马龙护子弟兵:他让某些人难受